會員登錄
還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郵箱登錄

保持登錄

用第三方帳號直接登錄

返回

您可以選擇以下第三方帳號直接登錄工程建設網,一分鐘完成注冊

登 錄 | 注 冊

我要投稿(工作時間:9:00-17:00)

投稿郵箱:sgqygl@chinacem.com.cn

聯 系 人:靳明偉

聯系電話:010-68576852

在線咨詢: 施工企業管理雜志靳編輯 施工企業管理雜志邵編輯 ×

所在位置:首頁 > 風險應對 > 正文風險應對

劉鶴明確防控金融風險需要“三把斧”(附發言摘編)

發布日期:2018-05-17來源:網絡來源編輯:張繼蕊

[摘要]

   全國政協會議上組織金融、產業等各界政協委員,分析研討了金融風險的成因和防范治理對策,此舉發揮了政治協商會議的獨特機制,是少有的“創新”舉措。劉鶴明確了防控金融的基本思路,可以用“三把斧”概括,即“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嚴格監管政策+堅決懲治腐敗”。劉鶴發言補充說,“要建立良好的行為制約、心理引導和全覆蓋的監管機制,使全社會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要穿透,看資本金到位】,借錢是要還的【堅決去杠桿】,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必須破剛兌】,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嚴肅法紀,要抓人】。”

  

  

  

  

   5月15日,全國政協在北京召開“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體系”專題協商會。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主持會議并講話。

   5月15日,全國政協在北京召開“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體系”專題協商會,這是十三屆全國政協的第一次專題協商會。防控金融風險事關國家安全,中共十九大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其列為了“三大攻堅戰”的首要戰役。

   作為此次會議的前期摸底和探路,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成立了“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體系”專題調研組,于4月分赴浙江省寧波市、紹興市、臺州市、杭州市,山西省晉中市、太原市進行實地調研。該調研組組長由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尚福林擔任,成員包括全國政協經濟委副主任侯建民、劉世錦、陳雨露,全國政協常委胡曉煉,全國政協委員肖鋼、屠光紹等。

   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出席了此次專題協商會并發表講話。

   劉鶴的講話再一次明確了防控金融的基本思路,可以用“三把斧”概括,即“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嚴格監管政策+堅決懲治腐敗”。

   宏觀金融脆弱性的總源頭是高杠桿,而中國的高杠桿體現為高宏觀杠桿率和高金融體杠桿率。前者表現為地方政府和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的債務率偏高,后者體現為金融體系存在的諸如票據空轉、理財空轉和同業空轉等多層嵌套加杠桿的行為。這就需要通過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和嚴格的金融監管政策予以應對。這實際上也是我們已經在2017年看到的情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偏緊,銀監會則在銀行業開展了濃墨重彩的“三套利”“三違反”“四不當”“十亂象”大整治。

   今年以來,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和嚴格監管政策得到了延續,不過也出現了些許變化。比如4月2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提出了“結構性去杠桿的思路”,將去杠桿比較精準地指向了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同時銀保監會在防控金融風險方面也提出了 “穩定大局、統籌協調、分類施策、精準治亂”的要求,結構性的意味很濃。

   監管要起效果,懲治腐敗不能缺席

   從保監會原主席項俊波到銀監會原主席助理楊家才的腐敗案件可以看出,如果監管者出了腐敗問題,那么再好的監管政策也難以真正落地。因此“堅決懲治腐敗”也是防控金融風險工作中不可或缺的“第三把斧”。4月17日,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賴小民被查,這也意味著金融反腐不會停下腳步,還可能向更深處行進。

   除了“三把斧”,劉鶴在此次會議上還有一番話特別值得玩味。劉鶴說,“要建立良好的行為制約、心理引導和全覆蓋的監管機制,使全社會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借錢是要還的,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里試著將其翻譯成大白話。

  

  

   “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

  

  

   從安邦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的案例中可以看到,有些金融從業者做生意居然可以“不用本錢”。比如吳小暉就通過挪用保費來給公司循環注資。今年以來先后出臺的《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都對金融企業的投資者資質和信息披露等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時都明確規定所用資金必須是自有資金。此外,對一般工商企業而言,做生意要本錢,也意味著,杠桿率不要太高,可以從銀行貸款,但不能過度貸款。

  

  

   “借錢是要還的”

  

  

   這句話或許是講給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聽的。借錢可以不還,但顯然鼓勵借錢。預算軟約束可以說是國企和地方政府的痼疾,有些錢借了就沒想著還,也沒有能力還,因此就出現了“僵尸企業”等現象。這也成為中國宏觀杠桿率偏高的一個重要因素。上面也已經談到,結構性去杠桿實際上已經對準了國企和地方政府的違規違法舉債。

  

  

   “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

  

  

   也就是說,投資者要對自己的投資負責,盈虧自負。這也意味著,打破剛性兌付不是說說的,資管新規的落地正是其中的重要節點。

  

  

   “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個不用解釋,金融監管和懲治腐敗就是瞄準那些壞事和做壞事的人的。

  

  

   打好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攻堅戰

   ——全國政協“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體系”專題協商會發言摘編

  

   來源:人民日報

  

   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范體系

   全國政協常委尚福林

  

  

  

  

    目前我國金融形勢總體穩定、金融風險總體可控,守住了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但從調研情況看,未來一段時間金融風險仍然易發多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壓力較大。建議:

    進一步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能力。結合金融業發展規律和特點,探索匹配高質量發展的績效考評體系,優化“政府引導+市場運作”支持基礎性、戰略性創新等金融服務機制,推廣政府主導建設擔保體系等做法。

   創新方式方法穩妥降杠桿。狠抓結構性去杠桿這個關鍵,扭住處置“僵尸企業”這個“牛鼻子”,盡快完善司法處置、稅收優惠、工商注銷等配套政策措施;建議積極探索推動國有企業母子公司聯動債轉股、債轉優先股、“償債+債轉股”等市場化債轉股實現方式。

   把防控房地產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探索“慢撒氣”方式化解房地產泡沫。建議嚴格落實需求側管理政策,為深化房地產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創造“時間窗口”。進一步加快健全推動房屋長租市場發展的配套政策機制,完善扭轉土地財政依賴的制度辦法,暢通房地產多主體供應渠道。

  

  

   引導非金融企業杠桿率穩步下降

   全國政協常委胡曉煉

  

  

  

   無論從杠桿率的當前水平還是歷史變化看,我國非金融企業部門的貢獻均在一半以上,且非金融企業杠桿率問題在國際比較中也十分突出,這既有周期性因素的影響,也有結構性因素的原因。為穩步降低非金融企業杠桿率,要對杠桿率的分子端和分母端同時采取有效措施,遵循穩中求進的原則,積極穩妥地推動企業“去杠桿”。

   一方面,壓縮存量債務和減少新增債務,在分子端做減法。一是在清除占用大量無效信貸資源“僵尸企業”的同時,防止過剩產能“一面清,一面出”,循環往復出現。二是重視企業境內負債、境外運營問題。三是繼續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四是推動社會融資結構向股權融資格局轉變。

   另一方面,創造適宜的宏觀環境和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分母端做加法。一是宏觀政策要中性適度。既不能搞強刺激,也要避免“去杠桿”進程過于激烈。二是提高新增負債對應的資產質量。在降杠桿的過程中,除了解決數量問題,更要重視質量問題。同樣的負債由于產出的質量和效益不同,風險也不同,債權人和債務人都應著力提高新增負債對應資產和項目的效益,把好風險關,從追求規模、速度等短期行為,轉到質量第一,效益優先。

  

  

   有效防范房地產市場風險

   全國政協委員王一鳴

  

  

   我國房地產市場已從總量供不應求轉向供求總體平衡、結構性區域性矛盾更趨突出的新階段,供需形勢和面臨矛盾的新變化,使潛在風險進一步積累。當前,要加快健全與長效機制對接的基礎性制度,逐步調整退出與長效機制不適應的政策,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完善住房租賃制度。以人口凈流入多的大中城市為重點,加快培育住房租賃市場特別是長期租賃市場,發展一批專業化的住房租賃企業。研究租房支出抵扣個人所得稅和租賃企業稅收減免政策,以及建設租賃住房的土地出讓金由一次性收取改為按年收取,促進租賃市場發展。

   改革住房公積金制度。加快研究設立國家住宅政策性金融機構,為居民合理住房消費提供長期穩定的低利率資金支持。

   完善住房金融制度。堅持購房首付的底線,堅持差別化購房信貸政策,建議采取首付比例和貸款利率反向調整的辦法,有效防范房地產市場風險。完善住房金融宏觀審慎管理,嚴格限制資金流向投資投機性購房。

   拓寬居住用地供應渠道。積極研究在權屬不變、符合規劃條件下,非房地產企業依法取得的土地作為住宅用地的實施辦法。

  

  

   統籌監管金融基礎設施

   全國政協委員陳雨露

  

  

  

   我國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已取得顯著成績,逐步形成了涵蓋全國性、行業性、區域性市場和互聯網金融新業態的金融基礎設施體系。與此同時,在跨市場交易日益活躍、外部網絡安全挑戰加劇的新形勢下,我國金融基礎設施領域在建設與監管方面缺乏統籌的問題日漸突出。為此建議:

   加快制定統一的監管標準。針對清算機構、金融資產登記托管機構、交易所或交易平臺、交易報告庫等各類金融基礎設施的不同特點,制定分類統一的監管標準。同時,進一步完善支付、征信等領域金融基礎設施的監管標準,提高監管效能。

   完善分層分類的監管安排。根據金融基礎設施的系統重要性程度和業務種類實施分層分類監管。當前的重點工作是強化互聯網屬性金融基礎設施監管。要根據互聯網金融整治及長效機制建設的分工,適時進行監管并調整優化。

   統一實施準入管理。對現有金融基礎設施,應進行重新評估認定,合格的予以發放業務牌照,不合格的則限期整改或停業退出。

  

  

   防范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

   全國政協委員肖鋼

  

  

  

   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是指沒有納入地方財政預算,但又需要由地方政府承擔最終償還責任的債務。這部分債務形式多樣,透明度差,已經成為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點。建議:

   明確界限,盤清底數。制定統一口徑,甄別核實隱性債務。及時回應地方疑惑,消除地方顧慮,協調解決債務甄別中存在的細節問題,加強督促檢查,確保數據完整、準確、可比。

   控制增量,化解存量。制定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行動計劃,分類施策,多措并舉,穩妥實施,對新增項目,要有保有壓,及時調整。對歷史存量資產,研究如何變成產權,成為今天的資本。把已建成項目的未來收益變成今天的投資,把經常性國有資產運營收入變為地方長期的綜合財力。

   堵塞后門,開啟前門。深化地方投融資體制改革,地方舉債必須由地方人大審議批準,增強透明度和約束力。強化預算內外約束,嚴禁違規融資、變相舉債,嚴肅紀律問責。要加大對財力薄弱的欠發達地縣基礎設施的支持力度,結合扶貧攻堅、鄉村振興、江河治理、公共事業發展,增加省級財政專項補助和轉移支付,采取傾斜、捆綁方式,有些項目由省里承擔還本付息責任,切實避免馬太效應,促進地區協調發展。

  

  

   加強金融監管能力建設迫在眉睫

   全國政協委員周延禮

  

  

   互聯網金融業態的推陳出新對于金融服務方式創新、滿足社會多元化投融資需求、提升金融普惠性水平、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等都發揮了積極作用,但也帶來一些不規范經營和金融違規行為。隨著我國金融科技應用的快速發展,進一步加強金融監管能力建設迫在眉睫。建議:

   加強對互聯網金融交易的監管。當前,金融監管要把市場行為監管放在突出的位置,嚴厲查處違法違規行為,重罰損害消費者的行為,關停金融詐騙機構并繩之以法,真正讓監管者“長牙齒”,讓違法者聞風喪膽。

   加大對互聯網金融市場監管力度。要把監管資源向發現風險、防范風險、處置風險傾斜。重點解決監管部門的“數據、算法和計算能力”不足的問題,建議加大對監管部門的大數據監管平臺建設的投入,提供從大數據存儲、清洗、脫敏、計算到呈現監管一體化大數據監管平臺工程。

   發揮監管科技作用精準監管。要提高監管人員的技術和能力水平,嫻熟地運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改進監管方式。金融監管部門要加快金融監管科技建設的步伐,在大數據金融安全監管平臺的基礎上,構建數字金融、數字社會頂層設計。

  

  

   夯實證券市場健康發展基礎

   全國政協委員楊德才

  

  

  

   為防范化解證券市場重大風險,夯實證券市場健康發展基礎,必須做到有法必依,用具體措施強化“公開、公正、公平”原則的底線。

   要對任何時期的虛假上市重組行為公開追溯信息披露、追溯處罰,鼓勵有效融資;修改懲罰條款,提高虛假陳述、造假者及相關機構的違法成本;規范新三板市場實際上運行的注冊制上市制度,提升其管理效率與能力。

   加大擬上市公司和已上市公司的信用建設及其監管力度,嚴肅信息披露,嚴懲失信行為,盡快構建有針對性的足額賠償機制和對失信者的信用懲戒機制。

   厘清監管部門職能、“國家隊”基金職能與調控行為的邊界,運用大數據追查內幕操縱行為,依法加大打擊力度,提高犯罪成本。

   進一步完善退市標準流程,嚴格依法執行退市制度,去除“僵尸公司”,有進有出,逐步把我國上市公司數量維持在合理的動態水平。

  

  

  應重視控制金融風險源頭

  全國政協委員楊成長 

  

    按照中共中央的統一部署,各級政府將防控系統性金融風險作為當前重要任務,積極開展自查自糾和系統防控工作,但我們在調研中也發現存在著一些問題,值得高度關注。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重視管控金融風險的市場表現,不重視控制金融風險的源頭。一些地方政府很重視當地的房價穩不穩、市場利率高不高、政府債務率高不高、是否存在互聯網金融機構跑路情況以及銀行壞賬率是否下降等問題,認為只要這些方面穩定住了,系統性金融風險基本上就控制住了,但是對于什么是系統性金融風險源認識不到位,基本上圍繞著當前金融市場上已經存在的不正常現象采取措施,沒有做到徹底根治、刮骨療傷。

   重視金融市場的風險,不重視實體經濟領域的風險源。許多地方政府簡單認為,系統性金融風險主要是金融市場問題,防控工作也主要由金融監管部門來承擔,不太重視實體經濟領域內蘊藏的金融風險源。

   重視對金融風險的靜態測算,不重視金融風險的動態演變;重視單領域金融風險,不重視金融風險的傳導性。由于各種短期靜態測算和情景模擬都存在明顯缺陷,無法預測金融市場出現異常變化對社會預期的巨大影響以及由此產生的一系列連鎖反應。

  

  

  防風險要立足長效機制

  全國政協委員劉世錦

   當前,地方債務面對的既有短期問題,需要救火補窟窿,更重要的是長期問題,在治標的同時還要治本,按照黨的十九大提出的高質量發展要求,加快這一領域的長效制度建設。建議:

   按照高質量發展要求調整政績觀,不再搞GDP掛帥。擴大地方債務規模,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支撐比較高的GDP增長速度。我國經濟已經由高速增長轉入高質量發展,在潛在增長率已經下降的情況下,人為抬高增長速度,必然以超出償還能力的規模籌集資金,加大財政金融風險。

   建立地方債務全面審計、信用評級和向地方人大報告的制度。要健全相應的會計準則、風險控制、信息披露等制度,由第三方機構定期審計,進行信用評級。

   把地方公益性國有資本與地方債務一并管理。我國地方政府有一塊國有資本,在提供公共產品和服務上可以有更大的作為空間。這是我們的特點和優勢,但也可能成為風險的來源。下一步可以考慮把公益性國有資本債務管理納入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體系。

   切實解決地方政府和國資國企的預算軟約束問題。除了法律、政策規定外,一定要下決心拿出一批案例,打破剛性兌付,相關人員承擔責任,即使付出較大代價、面臨困難局面,也要有戰略定力。

  

  

  避免國有企業過度負債

  全國政協委員盧春房

  

  今年2月末,全國國有企業負債總額已經超過106萬億元。過高的負債率會導致財務費用快速上升、企業信用評級下降、融資困難。建議企業和政府雙管齊下,綜合施策,化風險于未發。

   對企業而言,就是要提高效益。一是加快改革。國企改革關鍵是要“瘦身健體”。要建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和法人治理結構,重大投資、經營決策按程序辦理,避免個人說了算,造成重大決策特別是投資決策失誤。二是大力實施管理創新。實施全面預算管理,完善以收入、盈虧為核心的預算目標管理制度,提升預算編制水平,推進財務預算和業務預算有效融合。三是積極推進技術創新。四是加快推行職業經理人制度。

   對政府而言,最重要的是保資金不斷鏈。一是政府出臺新的政策時,要評估對一些行業或國有企業的影響。目前房地產、煤炭、鋼鐵、建筑行業負債率高,對政策的敏感度高,更應慎重。二是對國有企業分類施策。對于“僵尸企業”,采取其它企業收購或兼并重組措施為宜,盡量少破產。對于負債率很高且發展前景不好的企業,可比照“僵尸企業”的方法處理;而發展前景好的企業可采取債轉股、發行企業債券、上市直接融資等方法減輕債務負擔。

  

  

  打贏防控金融風險攻堅戰

  全國政協委員王冬勝

  

   我國金融形勢總體是好的,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仍面臨不少風險和挑戰。面對金融風險的累積和金融創新的快速發展,近年來國家在監管金融創新、彌補監管疏漏和空白,消除監管套利空間,化解防范風險等方面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此基礎上,我對國家防范金融風險提出如下建議:

   加強跨部門金融監管協調機制建設。這樣既凸顯保障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風險的重要性,又有助于通過強有力的領導推進跨部門協調,彌補跨市場、跨行業、跨區域監管漏洞所帶來的風險,從而盡快形成一個統一、協調、高效的金融監管體系。

   大力提高政策透明度,有效引導市場預期。目前各部委均有新聞發言人制度,在政策、信息披露及引導市場預期方面已有明顯提升,但仍有必要進一步提高政策、信息披露的及時性、有效性和權威性。建議由權威人士通過舉行定期、不定期新聞發布會,與市場參與機構及投資者進行直接溝通,及時、有效說明一項監管政策的出臺背景、實施步驟等情況,以顯著提升引導市場預期的實際效果。

  

  

  引導資金流向核心高科技產業

  全國政協委員金李

  

   隨著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推進,資金從炒作房地產等虛擬投資退出。這些資金如果不加以妥善引導,可能會沖擊金融市場,帶來其它資產價格的暴漲暴跌。如果能夠把強大的民意支持轉化成對核心高科技的長期投資,可以兼顧化解金融和實體風險,也使得千家萬戶的長期利益和國家的利益更加高度一致。為此,建議:

   發行支持高科技的長期特別債券,補充國家投入。其中一部分通過可轉換優先股形式實施,即允許投資者在一定條件下轉換成對成功投資項目的股權。這樣既可以共享成功的回報,也可以提升社會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比例,降低杠桿。

   政府投資于市場化運作的引導基金,由它們轉投于核心高科技企業。一旦某項研發取得成功,政府以較低收益平價退出。政府的讓利可以提升基金收益,提升其投資意愿。另外,建立合理的風險補償機制,增加國企承擔投資風險的能力。

   鼓勵核心技術和應用開發企業相互持股,打造榮辱與共的生態體系。對符合條件的核心技術,通過稅收等優惠政策,支持其它開發機構進行配套的應用性開發。通過政府采購和對企業用戶采購進行補貼等方法,提升早期用戶對國產技術的使用積極性。

  

  

【相關閱讀】

案例分享

操作實務

能力建設

中國工程建設網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管理案例 | 會議活動 | 施工企業管理雜志 | 我要投稿

版權所有:北京華信捷投資咨詢有限責任公司《施工企業管理》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22號外經貿大廈6層東區郵編:100037電話:010-68520349傳真:010-68570772E-mail:sgqygl@chinacem.com.cn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072號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072號 京ICP備09092133號-1  Copyright ?2000-2015 中國工程建設網 保留所有權利

返回頂部 返回建設網首頁 投稿 用戶反饋
天津体彩网